16个回答

体制内的你见过什么样的小鞋?

张珂
8个点赞 👍

你们的单位里……有那种吃空饷的人吗?

我之前在一家报社工作,当年没改制之前,还属于事业单位。

同事们告诉我,某位领导的儿子,也是报社的在编员工。

挂职在发行部,可他一天班都没上过。

我当时就觉得这事不简单。

后来报社改制,转为企业管理了。

薪资制度进行了改革。

有两个副总编就在会上提出,取消我挂职人员的空饷。

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第二天,那个挂职的公子哥来报社了。

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那个人。

人高马大的一个人,一看就像道儿上混的那种。

他在副总编办公司的走廊里破声大骂。

骂得很难听,意思是看谁还敢多管闲事。

那几个报社领导连个屁都不敢放,都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骂了也就几分钟,那个人就走了。

几天后公布薪资改革的基本工资等级划分表,

那个人的名字赫然在列,基本工资每月6500……

而我们每天上班,累死累活的编辑,一个月也才三四千……

(东北工作低,而且是十年前)

后来,这件事被集团纪委查出来了,相关领导也都收到了处分。

我猜是某个看不惯的副总编给捅出去的。

于是副总编挤掉了总编,成了报社一把手……

细思极恐……


后来我跳槽到一家私企,终于逃离了体制内的风气。

可不料,我遇到的女上司也很奇葩。

她将近四十岁,头发烫大波浪,整天浓妆艳抹,穿高跟鞋,自认为很有姿色。

最让人受不了的一点是,她经常在办公室里偷偷脱鞋,味道还贼大……

她天天在公司霸道总裁面前,装嫩,撒娇,刷存在感……

她每天都喷很多香水——以至于,人未到,香味先到。

可即便她身上的香水味如此刺鼻,也掩盖不了她脚臭的事实……那酸爽……

因为我就在她隔壁工位,起身去接水、上洗手间时,经常看到她慌乱地将脚踩进高跟鞋……

然后,就因为我看了她太多丑态,她莫名其妙地仇视我,天天给我穿小鞋……

我简直无语,你拿我撒气干啥?既然怕我看,感到羞愧,那为啥还总上班时脱鞋?

自己脚啥味儿心里没有点ACD数??


前天,因为总裁开会时多看了我两眼,女上司特别来气。

刚回到工位,她就开始嘟囔,无非是「不就年轻几岁」「觉得自己挺好看」「臭不要脸」之类的酸话。

办公平台安静到了极致,所有人都停止了打字,都在期待一场好戏。

而我才没那么傻,根本不会跟上司撕逼。

我莞尔一笑,用温和且能让大部分人听到的语气和音量说:

「姐,我的那份方案,到底哪里需要改进呀?你要是有时间,教教我呗。」

她只能把难听的话咽下,憋得满脸通红。

她骑虎难下,在所有同事的注视中,只得换了语气,点开我那份方案,开始鸡蛋里挑骨头。

都是可改可不改的小地方。吭哧半天才勉强凑够四处——其中还有一处是段首没对齐。

我大声赞叹:「领导果然水平高,真的学到了!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达到姐的一半……」

她表情十分复杂,扬起下巴说:「够你学的了,别灰心。」

我笑着致谢,坐回自己的工位。

就在刚刚,她大讲特讲的工夫,趁她没注意,我悄悄把对手公司的招聘折页插进了她的文件架……

呵呵,也该轮到我出手治治她了吧?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我不小心发现了公司总裁和女上司的奸情。奈何霸道总裁确实太诱人了,我决定把他搞到手,让天天欺负我的女上司出局。

周五下午两点,我把修改好的两份新方案送到总裁办公室

老板正在按摩椅上闭目养神,背对着我,没说话。我把文件放在他桌面上,轻轻退了出去。

出去时,秘书室刚好开着门,我和老板的男秘书小汤对上了眼,便进去跟他闲聊了一会儿。

我夸他新买的领带好看,他夸我裙子很衬肤色。

他最近新交了个女朋友,正在热恋期,我便给他支招,告诉他女孩子都喜欢什么礼物,哪家甜品特别好吃。

他如获至宝,竟还拿起小本子,将我说的话一条条记下。

趁他眼睛没在看我,我瞟了几眼他身边的电脑屏幕,上面有老板高晟的行程安排。

周六上午十点,老板要去伯爵汇——本地有名的高档温泉会所。

回部门的路上,我迫不及待掏出手机,开始搜索伯爵汇的相关信息。

毫不犹豫,我立马下单了套票。


周六早上,我六点就起床,开始各种梳洗打扮。又精心挑选战袍,最终决定穿酒红色连衣包臀裙,再配上黑丝,凸显窈窕身姿,满满的女人味。

出租车上,司机不停没话找话。我哪有心思理他。随着目的地越来越接近,我既期待又紧张。

我提前半个多小时到达,却没急着进去,而是先在一楼大厅找了个隐蔽的位子,暗中观察。

九点五十八,高晟果然来店。穿得挺休闲,白T恤加黑短裤,再配副大墨镜,身姿挺拔,气质出众。

会所的老板竟亲自出来迎接,满脸堆笑,点头哈腰。而高晟依旧顶着那张不苟言笑的扑克脸,也就说了一两个短句,就被老板和两个服务员引领着,风风火火往里去。

在心里默数五个数,我才起身跟了过去。

走廊很静,灯光幽暗。我蹑手蹑脚走在后面,怕被发现,始终跟他们保持十多米的距离。

高晟进入了某个房间。

正当我感觉心脏快要从嗓子眼蹿出来时,身后突然有个男人说话:

「小姐,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

我吓了一跳,回过神一看,是个很年轻的服务员,眼睛很大,笑起来很阳光。

「那边都是可供休息的房间吗?」我问。

「不是的,那边是室内温泉,单间。」

我道了声谢,就要往前去。

结果却被服务员叫住:「小姐,您有会员卡吗?」

我摇摇头,把票给他看。

「抱歉,我们的单间只给VIP顾客使用。」

他的笑容很好看,但说的话让我很不舒服。

于是我怒充五千块,办了张会员卡。终于没有人再拦我了。

服务员为我安排了一个温泉单间,就在高晟那间的隔壁

虽说叫单间,但里面其实就像高档酒店的露天游泳池——只不过池水是温的,氤氲着淡淡雾气。

关上门,我立即褪去长裙,换上天蓝色比基尼。进池子里泡了将近十分钟,感觉身体泛红、额头沁汗,这才裹起浴巾,开门出去。

站在隔壁门前,我深呼吸了两下。

然后用力一推门,光着膀子的高晟映入我的眼帘。

「呀,不好意思!不知道里面有人!」

我佯装慌乱,作势要关门。

「回来!」

我心头一颤,果然有戏。


※※※


我这才定睛往里面瞧,又一手扥着浴巾,一手捂着嘴巴,故作惊讶道:「高总?怎么会……这么巧?」

水雾围绕着他。我听见他冷哼了一声,估计下一秒就要说出「是啊,我也觉得过于巧合了」之类讽刺的话。

但我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我要出其不意——

我翻起白眼,换上十分不耐烦的语气:「无语!大周末的还得看老板的臭脸!」

说完又要离开。

「你站住!」

我站住。

「什么意思?我臭脸?你不想见到我?」

我撇撇嘴,沉默了两秒才说:「在公司被你罚,被你折磨,休息日还躲不了清净。」

他仍旧面无表情,但眼神明显犀利起来。

「你也是他家会员?」

「嘁,别瞧不起人。」

他咧了下嘴角,又问:「那你怎么跑我这屋来了?」

我这才说出早就编好的答案:「我那屋水不干净,也叫不到服务员,就寻思自己换一间。谁想到还能撞见您啊?」

BzgT4W1">我盯着他饱满的胸肌看,表面镇定,其实在偷偷咽口水。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浑身上下只穿着条三角泳裤,眉头一皱:「看够了没有?」

我又翻了个白眼,装作很嫌弃他的样子,又作势要告辞。

「那你就过来泡吧。」他冷冷道。

我斜眼看他。

「别想歪了。聊聊你前天交的两个方案,一大堆漏洞。」

我咬起嘴唇,两眼怒瞪。

「怎么,很扫兴?」

「请您自重,虽然这不是公司,但我同样可以告您性骚扰。」

说完,我关上门,一把扯掉浴巾,露出傲人的身材,在他的注视中迈入水池。

他在池子的那一端,我在池子的这一头。

脸对脸。

我故意没有回避他的目光。

十几秒过后,他率先移开了视线,开始大肆批评我的方案。

不得不说,他记忆力可真好。有些细节连我自己都快忘了,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但跟我的上司许美玲不同,他确实能讲出很多我没考虑到的东西,让我不得不佩服。

刚讲完第一个方案,池子左侧那个巨大的海豚喷水装置突然喷出一道水柱,着实吓了我一跳,水花还溅进了我的眼睛。

高晟轻蔑一笑:「看来不常来啊。第一次吧?」

我赶紧解释:「我每回都在隔壁,那屋也没有这鬼东西啊。」

他又沉着一张脸,也不知信了没有。

海豚又喷了一次,水花直往我脸上跳,扰得我直躲。他那边却丝毫不受影响。

我以为他会绅士地邀请我过去泡。可惜并没有。

气氛突然陷入尴尬。我油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挫败感——打十几岁开始,还没有男性如此藐视我的魅力。

我正想着,他突然从水中起身,也没去抓浴袍,就穿着那条黑色三角泳裤,落落大方地在我面前晃。

他肌肉的线条很好看,凹凸有致,后背是完美的倒三角,个子还高,自带气场,整个人仿佛一尊精美的艺术雕塑。

我一时不知道眼睛到底该往哪儿搁,又忍不住想偷看。

可他竟然披上浴袍,拿起衣物,不泡了,走了。

推门前还冷冷扔下一句话——

「第二个方案,明天我让许美玲跟你说。多泡会儿吧,毕竟挺贵的。」

然后就特别酷地离去。

海豚突然又开始喷水,再次溅了我一脸。

我的好胜心被彻底勾起。

还真就不信了。

我偏要把这装逼男钓到手,让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


又闹心地泡了不到半个小时,我悻悻地从会所出来。

脑海中还漂浮着他冷峻的神情——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眼神,配上那张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还真挺迷人的。

心里像长了草。

我十分大胆地展开想象:这家伙动情之时,是否也是这副债主似的冰冷表情?他会用低沉的嗓音在对方耳边轻唤「宝贝儿」吗?

……

我感觉自己脸上开始发烫,于是赶紧戴上墨镜,想顺便去逛个街,再物色两条战袍。

这时,手机响了。

我看了眼电话号,快走了几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

「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爸。自打他生病,你就回来过一次,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姑妈越说越亢奋,嘶哑的烟嗓不停刺激着我的耳膜。

我听她抱怨谴责了好几分钟,终于干咳了两声,不紧不慢道:「哪个月没按时给你打钱?你自己说。那些钱,足够你给老豆请两个护工轮流看护了。咱家谁是大夫?回去能顶啥用?要不换换,你过来赚钱?」

她终于不吱声了。

我乘胜追击:「我每个月打过去那么多钱,到底都进了谁的口袋?我不想追究,但也别当我是傻的吧?」

她支吾了两句,终于挂了电话。

我靠着冰冷的电线杆站了好一会儿,盯着窗外远处的绿风筝发呆。

对,我得在这边拼命赚钱,以此留住我爸的老命。

我一定得拿下高晟。

只要拿下他,我就什么都有了。


※※※


周一下班后我先不走,打好车,在公司地下停车场的出口附近等待。高晟的宝蓝色宾利一出来,我就叫司机跟上去。

司机说那车太贵,始终和它保持着一段距离。

跟了十二分钟,终于到达一座高端楼盘——鑫茂府,东三环寸土寸金的著名富人区。

我望而生叹,但我没有退却。

经过连续四天的蹲守,我发现每晚八点半,高晟都会前往小区斜对面的一家健身俱乐部,九点半再准时返回。

他明显有强迫症,每天严格按照自己的时间表活动。

我瞬间就有了灵感。

鑫茂府我肯定是住不起的,但在两条街外的中档小区,租个 40 平的小户型,我还能负担得起。

我连夜搬家。两天后安置妥当,立即前往那家健身俱乐部,二话没说办了张会员卡。

高晟见到我的时候,那张扑克脸上明显掠过一丝惊讶。

我翻了个白眼,用他刚好能听到的音量嘟囔:「无语,身为员工,一点自由都没有,这到底是什么孽缘啊?」

他没吱声,默默去那边做杠铃深蹲

做完四组,他又想来蹬腿。可我正占着他常用的器械,另一台也在被别人使用。他皱着眉头,像根电线杆子似的往我身旁一戳。

我故意的。

我早就摸清了他每天的健身习惯,先做什么项目,后做什么器械,我心里都一清二楚。

我就是要打破他的计划,挑战他的强迫症,逼他不得不跟我互动。

他看看运动手环,冲我低吼:「麻烦你快一点。」

我不为所动,完全有自己的节奏,保持平缓而有规律的呼吸。

蹬完三组腿,我这才不紧不慢地从器械上下来,直视着他的眼睛说:「在公司,你是我老板。但现在是下班时间,在我眼里,你跟其他会员没什么两样,我凭什么要让着你?」

他脸上的肌肉在跳,恶狠狠盯着我看。

我要的就是这效果。

我装作毫不在乎,吹着口哨擦汗、拉筋。而已经在器械上蹬腿的他,眼睛依旧在斜我。

我去做小腿提踵——还没等我完事,他又在我旁边排队。

我冷笑一声,小声抱怨:「真晦气,早知道今天不练腿了。」

他终于忍无可忍,冷冷道:「信不信我把这家店买下来?」

我摆了个鬼脸,模仿蜡笔小新的声音说:「有钱了不起哦?」

——是的,为了打破跟他差距悬殊的关系,我必须用揪住各种细节,持续「打压」他,一点点软化他引以为傲的东西。

接下来几晚,我都连续去健身——且都提前到,故意跟他错开时间。

他刚到,我却已经开始练最后一个项目,不一会儿就要走了。

「谁让咱俩每天都练同样的部位呢。我可不乐意看你那张扑克脸,瞅得我心烦。」我跟他解释道。

在每天有限的相处中,我凭借傲人的身材和训练时偶尔发出的喘息声,持续吸引着异性的目光——当然也有同性的。

一大堆人轮番跟我搭讪,私教也纷纷跑来殷勤指点我——即便我早已明说:「我不买课。」

面对所有人的撩拨,我始终不接招,不回应,摆出一副眼光很高、很难征服的姿态。

我也故意冷着高晟。

我不信他不会对我产生兴趣。


※※※


某天,我正在做仰卧飞鸟,旁边有三个大块头在围观。

我不经意地瞟到,高晟正在偷看我。

本来我都有些灰心了,可只凭那一眼,我心里瞬间有了底气。

果然,我路过他的时候,他突然递给我一瓶运动饮料

我很夸张地往后一躲,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他。

「买多了,不要我就扔了。」他冷着脸道。

但我表现得比他还冷:「要扔的东西才给我?姐不稀罕!」

说完扬长而去,但心里爽极了。

我才不会给杆就爬。我就是要让他感觉,我袁洁,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很不一样。

而拒绝,其实才是最好的勾引。

我去健身的第 11 天,一阵激烈的动感单车训练过后,学员簇拥着教练离去。不知不觉间,屋里只剩下我自己。

我拿毛巾擦汗,一转身,发现高晟正站在门口我看。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刚才他就一直在外面瞄我。

我之所以磨磨蹭蹭留在房间里,就是为了制造机会与他独处。

我故作惊讶:「看什么看?今天我可没跟你抢器械。」

说完就抓起毛巾和水壶,径直往外走。

到他身边时,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还没等我叫出声,他的食指已经抵到我的嘴唇。

我从未离他这样近过。看着他刚刚冒头的胡茬和高高凸起的喉结,闻着他身上层次丰富的古龙水香,我一时有些分不清自己和他的心跳声。

「干什么?」我没好气地问。

他两眼眯成柳叶形,突然邪魅一笑,淡淡说:「你说呢。」

他温热的鼻息喷到我脸上,仿佛瞬间引燃了我的每一根汗毛。

我抬脸看向正对着我们的监控摄像头,刚打算再矜持一下,他就不管不顾地吻了下来

他的吻,贪婪又野蛮。身子越来越轻飘,我感觉自己快被他吸空了……

是的,我终于爬上了高晟的床——这张床大得离谱。

温存过后,我抱着他的胳膊打算闭眼休息一会儿,他却突然甩了我一个耳光。

「你费尽心机接近我,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他换回了那张冰冷的扑克脸,眼神像飞刀一样直直戳过来。

我被他打懵了,心脏忍不住剧烈摇晃。

我刚想辩解两句,又一个耳光落在我另半边脸上。

「贱货!」

我眼眶酸胀,胸口像被人狠狠擂了一拳。

……

……

【后面的内容请移步盐选专栏↓】

越到后面越带感,最后连续反转,真相惊得我整个人都傻了……

保证是你完全没看过的设定,言情竟然还可以这样写……

看完我只想说句“卧槽”!没见过这么离谱的总裁文设定

发布于 2024-05-08 09:02・IP 属地吉林
鹿力
自由评论 (0)
分享
Copyright © 2022 GreatFir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