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个回答

苏联之前是不是没有乌克兰这个国家?

能不能不去
27个点赞 👍

@林先生 还在用一种分析民族国家的视角来分析列宁对待乌克兰的态度,只能说虽然他读了许多马克思主义的书,但显然没有读明白(摊手)。

苏俄,以及列宁时期的苏联,并不是一个民族国家(Nation),而是一个社会主义加盟国联盟。

1918年,列宁就把民族自决的权利赋予了每个加盟国,而1936年斯大林更是在苏联宪法里确认了每个加盟国有“自由退出苏联”的权利。在共产主义的理念当中,赤旗是迟早要插满全世界的。无论是俄国、乌克兰还是芬兰,波兰,甚至德国和英国的无产阶级都是兄弟,所以乌克兰共产党究竟是以加盟国的身份加入苏联,还是作为同为社会主义的国家作为邻国,理论上来说是无关紧要的。

列宁搞出来的民族自决权利反而被乌克兰、芬兰和波兰的民族主义者用来作为对抗布尔什维克的权利。以至于同为社民党人的卢森堡看待民族自决时都惊讶地说道:

“列宁和他的同志们顽固地坚持这一口号,这种态度的令人吃惊之处在于,这一口号既与他们在其他政策上明确主张的集中主义截然矛盾,也同他们对待其他民主主义的原则的态度截然矛盾。他们对于立宪议会、普选权、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总之对于人民群众的民主主义基本自由的全部设施(这些基本自由加在一起构成了俄国本身的”自决权“)明显采取十分冷漠的蔑视态度,却把民族自决当成民主主义政策的珍宝。”

“俄国选举立宪会议的人民投票是根据世界上最民主的选举权并且在一个人民共和国的完全自由的条件下举行的一次人民投票,而他们(列宁等)却对它毫无敬佩之念,并且根据十分“冷静的批判性”考虑,干脆宣布投票结果毫无价值。但是他们在布列斯特却为俄国的异民族就自己的国籍举行“人民投票”而斗争,把这当中是一种自由和民主的真正保证,人民意志的货真价实的精髓,决定各民族政治命运的最高准则。”

卢森堡进一步指出:“在任何国家,政治生活的民主形式实际上关系到社会主义政策的最有价值的、甚至是不可缺少的基础,而著名的‘民族自决权’却无非是空洞的小资产阶级废话和胡说。”

第二国际正统的不屑

看到了吗?社会民主主义者并不否认民主,相反,他们肯定民主并把她作为社会主义最有价值的基础。而在保障每一个人,包括无产阶级的民主的前提下,是否采用民族自决的方式仅仅是个无关紧要的手段。而列宁正是把这个顺序颠倒了过来,才干出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蠢事,为苏俄创造了更多的白军(摊手)。

只是他运气比较好,碰巧赢了,但同时也败坏了社会主义的名声。

而列宁死后,慈父在政治斗争中上台,更是将原本的社会主义联盟玩成了大国沙文主义。

按照原教旨gczy理念,中东路事件中康米”武装保卫苏维埃“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是你保卫的苏维埃已经不再是那个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了,而是一个正在向民族国家转型的威权政府。这时候你再搞”武装保卫苏维埃“,不就是胡闹吗?

编辑于 2024-03-26 21:11・IP 属地山东
利维坦
分享
Copyright © 2022 GreatFir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