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个回答

比起霸凌者,你如何看待「冷眼旁观者」的心理?

哈哈李婧
12个点赞 👍

有关旁观者(bystander)在霸凌中所扮演的角色的问题其实也是近些年很多研究者所关注的话题,我目前研究的方向正好与霸凌和旁观者的干预相关,所以可以对这个问题从研究者的角度进行简单的回答。

在讨论霸凌中的旁观者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下霸凌是怎么定义的。目前认可度较高的霸凌的定义是Olweus于1993年所提出的,霸凌行为具有三个特征:(1)重复性,在霸凌行为中,一个或一群霸凌者反复且持续地对另一个受害者造成伤害或不适;(2)权力不平衡,霸凌者要么比受害者强大,要么被认为比受害者强大;以及(3)有意性,霸凌者故意执行这些负面行为并建立这种不平衡的关系。

在霸凌事件中,根据Samivalli的研究,简单来说通常会出现以下几种角色:霸凌者(bully):激发起霸凌行为的人;受害者 (victim):遭受到霸凌的人;助手(assistant):加入到霸凌中的人;强化者(reinforcer):为霸凌者提供正向反馈的人;保卫者(defender):那些与受害者站在一起,安慰或者支持受害者的人;以及旁观者或者区分一下翻译成圈外人(outsider):注意到霸凌却不采取行为的人。其中,除了霸凌者和受害者,剩下的几种类型都可以归为旁观者,所以旁观者不光光可以采取冷眼旁观,也有可能加入到霸凌中或者保护受害者。那么,这几种类型的角色,通常每个角色会有多少的占比呢? 根据一项针对16岁左右的青少年的研究结果表明:大概12% 被认定为强化者,12% 被认定为助手,19% 被认定为保卫者,24% 被认定为圈外人。根据目前我所浏览的各项研究,或许各项研究的区分标准不同,但是整体来说,在霸凌事件中,会有三成左右的孩子会对霸凌事件冷眼旁观,虽然他们内心可能会发生挣扎,但是最终这些孩子并不会采取行动。

为了解释个体行为的影响因素,我们可以参考Latane and Darley(1970)提出的模型。该模型描述了旁观者在霸凌情况下做出决策通常经历的过程:首先,旁观者必须注意到情况;其次,他们必须将其视为紧急情况;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必须感到有责任干预;第四,他们需要思考如何提供帮助;第五,他们需要决定是否干预并实施他们的计划。如果这些步骤没有完成,旁观者将不会进行干预(Latane and Darley,1970)。这五个步骤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大体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孩子能否意识到这是霸凌,第二个阶段,孩子能否感到自己应该提供帮助,第三个阶段,孩子是否有能力和途径提供帮助。

在很多情况下,许多孩子可能根本认识不到这是霸凌,或许有一些情况下,孩子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之后会觉得这些行为无关紧要。比如在课间几个孩子对一个班中的不是那么起眼的孩子的推搡,嘲笑很有可能会被同学们认为是在开玩笑,而不是霸凌。霸凌还有可能是无声的,群体对个体的孤立也是霸凌的一种体现,这种霸凌更加难以察觉。通常这种群体的无视,会使得霸凌者更加的肆无忌惮,会让他们觉得这是一种对他们行为的默许甚至是赞扬和鼓励。

假设一个孩子意识到有一个同学被霸凌了,同时意识到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件,那么,这个孩子能否会干预霸凌呢?在这里我们可以引入最广为人知的理论旁观者效应来进行分析。最初,对旁观者效应的研究起源于Darley和Latane(1968)对纽约皇后区一名妇女被奸杀事件的研究。他们对为什么38个邻居都是目击者,却没有人来帮助受害者这一现象产生了兴趣。他们描述了一种被称为责任扩散的机制,该机制假设旁观者数量的增加会影响干预的可能性,因为目击者会觉得自己对行为的责任减轻,并将责任分摊给其他人。在一个班级中,旁观者可能会觉得自己在班集体中,不对受害者伸出援手,导致受害者继续受到伤害这一选择只承担部分责任。一个孩子可能会认为,那么多同学都知道受害者被欺负了,总有人会去告诉老师的,我不想成为那个告密者,于是选择默默安慰自己。Bandura的研究也提供了一些旁观者将自己的行为合理化的解释,比如孩子可能将受害者视为班级中的异类,不属于自己所处的班集体;或者将受害者遭受到霸凌的原因归结于受害者自身的行为。通常霸凌的受害者常常是那些家庭条件较差,学习成绩不太好,或是自身生理有一些缺陷的孩子,这种孩子可能常常难以融入班集体,从而受遭受到群体的排斥。旁观者通常可能与这些孩子的关系并不亲近,从而常常会对他们的遭遇选择忽视。

那么假设一个孩子觉得自己有责任去进行干预,帮助受害者时,他们是否有能力提供帮助并顺利实施呢?霸凌的定义中, 提到了一个概念叫做权力不平衡。结合现实生活中的例子,霸凌者通常会是那些在班级中地位较高的孩子,他们可能学习很好受到老师的喜爱,家庭条件很好,抑或是自己身高马大有一群追随者。这些条件都造成了力量的不均衡。一个善良的孩子想提供帮助时,他们可能会担心自己遭受到报复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被霸凌的对象。假设老师或者学校没有为那些的善良的帮助者,勇敢站出来的孩子提供保护,他们会有勇气站出来吗?我的一位朋友曾经就是这样一位勇敢的人,就因为他的倔强的站了出来而成为了另一位受害者,幸运的是他有强大的父母和更优秀的校长。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往往不幸的才是大多数。当孩子们那寥寥无几的能选择的提供帮助的手段都没有效果的时候,可能就不会再有孩子愿意站出来了。毕竟,一个瘦小而又不起眼的乡下小孩,也得不到老师的关注。

其实很多时候,没有必要去苛责一个孩子不去帮助别人,不去勇敢的站出来,冷漠的旁观者才是现实生活中的大多数。

编辑于 2024-03-23 09:52・IP 属地英国
兰迪尔
分享
Copyright © 2022 GreatFir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