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个回答

邯郸被害13岁儿童的父亲,已经说了,要为孩子讨个公道,如果三个恶魔不被判死刑。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老刘
2个点赞 👍

法律无法给到公平正义时,会衍生私仇。

推荐一篇故事,虽是虚构,但能引人深思。

================

把小孩子全身的皮肤烫伤脱落,粘上狗毛,做成「狗人」。

你以为这是清朝的事,实际上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然存在。

在清朝,这种人贩子会被凌迟处死。

而在今天,可能会因为人贩子不满14周岁而逃脱处罚。

1

我是一名法学教授,犯罪心理学专家,今年60岁。

刚办完退休手续,刑侦队的张队长就找来了我家。

「你小子,我都退休了,还不让我清静,这次又是什么案子?」

「刘教授,这次非您出马不可」,张队表情严肃:「一桩拐卖儿童案,嫌疑人是您10年前的学生,叫王一娥」。

我愣了:「我记得她,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学生,怎么会成人贩子?」

张队递过来一部手机,点开屏幕上的视频:「先看几段资料吧。」

视频只有短短20秒,人声嘈杂,一群人围一起指指点点,镜头透过缝隙照进人群内。

地上有一张海报大小的白纸,纸旁边趴着毛茸茸一团。

白纸上方四个大黑字:吉祥狼孩,下边稀稀拉拉几行小字。

大意是驴友在深山里发现了狼孩儿,形状似人,浑身长满狼毛,偶尔能说几句吉祥话。

带出山后,无能力抚养,寻求社会各界救助,最下方是收款二维码。

这时,边上趴着的那毛茸茸一团忽然抬起头,一边磕头一边熟练的念着:「一帆风顺,福如东海……」

视频至此结束,镜头定格在那张稚嫩的脸上,双眼充满迷茫。

张队划动手指,屏幕上又出现一张照片,是一个3岁左右的小女孩儿,笑靥如花,双眸清澈如水。

「这是视频中那个狼孩被害前的模样」,张队指着照片,「她是王一娥的女儿,被一个拐卖团伙残害至死。」

顿了一顿,继续向我介绍案情:

「该团伙共拐卖儿童16人,强迫这些儿童乞讨牟利。

16名儿童全部被伤残了身体,6人因伤情过重死亡,其中就包括王一娥的女儿。

团伙共有9人,审判结果是2名主犯死刑,6名从犯10年至无期不等。

有一个叫霍海的未成年嫌疑人,因做案时不满14周岁,不负刑事责任。

王一娥拐卖的,就是这个霍海。」

2

6月11日一对夫妻报警称,他们13岁的儿子霍海于6月9日离家后未归。

警方第一时间将王一娥夫妇列为重要嫌疑人。

寻找王一娥时,发现王一娥卖了房子,辞了工作,去向不明。

在一家互联网大厂找到了她老公,AI高级算法工程师张制恶,得知两人于1个月前离婚,王一娥净身出户,再未联系。

就在警方打算进一步查找她的去向时,6月13日,王一娥自首。

6月15日,也就是今天,张队找到了我。

「她自首两天了,一言不发,一幅生无可恋的样子,因案情的特殊性,又不能像一般人贩子那样上手段」。

张队向我解释:「查了档案,发现她当年是您的学生,这才请您出马」。

我点了点头,开始分析王一娥的做案动机:「肯定不止报仇这么简单,一定有诉求」。

张队叹了口气:「警方不能和人贩子谈判,霍海的下落,全靠您来和她沟通了」。

王一娥自首刚两天,还没送到看守所,我和张队一起前往警局见她。

30岁出头的王一娥,脸色有些苍白:「老师好,好久不见」。

大概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重逢,王一娥打了个招呼后,就低头无言。

「王一娥,今天的审讯,刘教授是主审官」,张队交待完就坐在了一旁。

「一娥,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我非常难过」,叹了口气,我继续说:

「你做为法律专业的高才生,应该懂得,以恶制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现在主动放了霍海,加上你的自首情节,是能够免于起诉的」。

王一娥拿起桌上的纸笔,边写边说:「这个邮箱里有份材料,老师看完后,我们再谈。」

3

邮箱里的材料,是2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是只有半张纸的一份残缺笔录:

「我们以前弄到孩子,都是直接弄残了放街上去乞讨。

那天霍海又抱来了一个小女孩儿,他说在国外网站看到了一种高科技,可以做成狼孩儿,特别赚钱。

孩子是他弄来的,我们也没多管。

边上有家饭店每天都杀狗,他去要了满满一大编织袋的狗毛。

又不知在哪里弄了一桶沥青,烧到滚开……」

没等我看完,张队切换到第二张照片。

这是一张开庭现场的照片,庭审已经结束,一对中年夫妇笑靥如花的冲向被告席。

站在被告席还没来得及走下来的男孩儿,面向中年夫妇,眉眼如画,相视而笑。

4

「霍海才是主犯!」

王一娥近乎咆哮:「他该千刀万剐!」

「冷静点一娥,毕竟在法律上,他还未成年。」

「在法律上,我还是神经病呢!」

我看向张队,他点了点头:「女儿被害后她一直喜怒无常,医院的鉴定结果是间歇性精神障碍。」

「那我建议暂停审讯,以柔和沟通为主,刺激过度对霍海的安全不利。」

张队点头同意:「王一娥,有什么诉求,直接和刘教授说吧。」

王一娥好象忽然就冷静了下来:「案发这么久,公众对这起恶性案件一无所知,法律对罪犯保护得比保姆还周到。

我需要霍海的父母对公众有一个交待,公开向所有受害者道歉!」

张队说道:「那我帮你把霍海父母约来?」

「怎么谈是你们的事,我不想见那两副恶心嘴脸。」

张队看向我:「我负责约他们,谈判还要辛苦刘教授了。」

随后又问王一娥:「你还有什么要求?」

「送我去看守所,警局睡不好觉。」

「可以,我带你去办体检手续。」

我立刻阻止:「一娥的精神状态需要立刻休息,签个免体检证明,直接送去吧。」

5

「和恐怖份子谈判?

向犯罪份子妥协?

人贩子这么猖狂了?」

霍母歇斯底里。

「这位是刘教授,犯罪心理学专家,受邀协助警方解救霍海。」

张队向霍母介绍:「刘教授现在是谈判负责人,接下来主要由刘教授和你沟通。」

「教授为人贩子代言了?」霍母一副要吃人的表情,龇牙咧嘴瞪着张队:「你们的手段呢?」

张队不说话,只是看向我。

「霍女士,我只说三点:

一,王一娥有神经病,杀人不犯法的,和霍海一样。

二,不存在你所说的手段,造谣抹黑司法人员是要负责任的,毕竟你不是霍海。

三,我保证谈判是最快找到霍海的方法,你如果不想谈,我现在就走。」

见我真的起身要走,霍父连忙出来打圆场:「可以谈可以谈,霍海妈妈爱子心切,刘教授您别和她计较。」

「王一娥的条件刚才张队说过了。」

霍母刚要说话,被霍父一把拦住:「可以接受她的条件,但我们要先确认两件事:

一是要知道霍海被拐走的经过。

二是要确定霍海现在是安全的。

希望您能理解,没有这两个前提,谈下去是没任何意义的。」

6

王一娥提供了第二个邮箱,里边是数百页的聊天记录。

参与聊天的就两个人,一个是霍海,另一个是霍海在某游戏中认识的叫楚楚的女孩儿。

聊天内容不堪入目,全程充斥着荷尔蒙气息。

从1月1日一直聊到3月10日,确定了一起去旅游,然后楚楚忽然消失了3个月。

从3月11日到6月8日,聊天记录里只有霍海单方面的问侯,比如:在吗,去哪儿了,人呢,想你……

6月9日,楚楚忽然出现,告诉霍海机票已经买好,让他立刻出发,霍海激动不已,欣然赴约。

王一娥又提供了第三个邮箱,这是一个海外的接收专用邮箱,并告之我们使用说明:

用二号邮箱向三号邮箱发邮件,要求对方发送一段霍海的生活视频,然后等回信即可。

没过多久,在6月16日的晚上,二号邮箱中就收到了视频。

视频中的霍海坐在电脑前,戴着耳机,边敲键盘边熟练的打着电话:「先生你好,我们发现您的银行卡有一笔异常交易,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提供一下您收到的验证码……」

为了表达诚意,王一娥还免费赠送了一条信息:霍海现在所在地是妙瓦底镇KK园区。

同时转达了对霍海父母公开道歉视频的量化要求:转发1000万,热搜榜一持续7天。

「三号邮箱是谁在操作?」

「霍海怎么到的妙瓦底?」

「你和诈骗园区有什么关联?」

「满足条件后,怎么保证霍海安全回来?」

没理会张队的四连问,王一娥进入了静音模式,一言不发。

7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不满14岁就能为所欲为吗?」

「在清朝这都是要凌迟的,现在居然要被保护起来!」

「16名受害人,只字不谈赔偿,道歉光带了张嘴吗?」

「这是道歉吗,我看这是在炫耀吧:我不满14,你能拿我怎么样?」

「霍家三口,身份证号和家庭住址公布如下:……」

「……」

8

「每个受害人赔偿100万?」

被热搜搞得焦头烂额的霍母,听到我和张队带来的王一娥最新要求后,直接炸毛了。

就在霍海父母拒绝赔偿要求的第二天,我们收到了霍海最新的视频。

视频在王一娥提供的四号邮箱里,是从三号邮箱发出的,发出时间是6月30日,也就是今天。

视频的第一帧画面就有点惨烈,霍海被按着趴在桌子上,右手手臂伸出桌外,一把带着嘈杂电流声的电锯停在拇指上方。

拍摄者似乎很懂暴力美学,镜头的推拉升降,光源的方向角度,都恰到好处,主打的就是一个专业。

没有影视中的那种快刀如电,电锯似乎不太锋利,电力也不是太足,锯掉右手拇指的整个过程持续了足足60秒,以至于关掉视频之后,环绕在耳边的惨叫声久久都不能散去。

王一娥甚是嚣张,扬言10天内要见到霍海父母开新闻发布会,现场对所有受害人赔偿到位。限期内如果未完成,她不能保证再收到的视频里是什么内容。

所有人都大为震惊,除了视听的震撼效果外,还有一个非常关健的问题:王一娥怎么传递的消息?

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嫌疑人,是没有机会接触到任何通信设备的。

是谁通知了王一娥的同伙伤人并发视频?

我正在和张队探讨案情时,会议室外忽然人声嘈杂,似乎还有王一娥吵闹的声音。

我开门走出会议室,看到几个穿制服的人,推桑着王一娥,要将她带出看守所。

「《刑事诉讼法》规定,讯问要在看守所内进行,不能把我提出看守所!」王一娥大声抗议着。

我立刻上前询问。

原来是霍海父母投诉到了市局,状告张队包庇人贩子,导致被拐儿童遭到严重伤害。

局里非常重视,陈局长亲自过来,要带王一娥去局里审问。

9

「王一娥,现在是带你回局里调查,请你配合」,陈局语气冰冷。

「我拒绝」,看到我出现,王一娥底气更足。

陈局不再理会王一娥,只是打手势催促手下拉人出门。

我拿出了两份早就准备好的材料,递给陈局。

陈局接过材料看了一眼,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一份是标题为《侦查人员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举报材料。

另一份是我以犯罪心理学专家身份协助侦查的邀请。

都是专业人员,道理并不用多讲,主要就是表明一下态度。

我又顺便递上了王一娥的精神鉴定结果。

「王一娥被诊断为间歇性精神障碍,医生建议远离外界刺激,以免复发」,我劝陈局:「建议就在这里对她进行讯问。」

「王一娥,你真打算顽抗到底吗?不考虑一下后果吗?」陈局刚在会议室坐下,就怒气冲冲道。

「后果?」王一娥表情狰狞,近乎疯狂:「女儿都死了,我还怕什么后果?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我连忙劝:「陈局,别刺激她。」

同时又劝王一娥:「一娥,冷静一下。你拐走霍海后没有直接杀人复仇,还是有法制观念的。你有什么诉求,要怎样才能找回霍海,你直说吧。」

「我要的很简单,就是要霍海父母悔罪。」王一娥忽然就冷静了下来,「悔罪不是随便道个歉而己,要有诚意,具体来说,除了主动暴光,还要赔偿到位。」

「赔偿到位后,怎么保证霍海安全回来?」陈局可能也想通了,态度已经没那么强硬。

「我自有接他回来的办法,而且你只能信我,别无选择。」

王一娥面无表情:「另外,替我再和霍海父母强调一下,10天内,发布会现场对全部16名被害儿童家属赔偿到位,过期后果自负。」

10

王一娥这里没有任何进展,我提议从她前夫身上寻找突破口。

6月30日夜,我带着陈局和张队,连夜到了张制恶家里。

我开门见山:「我们来了解一下王一娥的情况。」

张制恶带着眼镜,一幅文弱书生的样子,非常配合我们的调查。

「女儿被害后,她精神状态时好时坏,喜怒无常,严重时疯疯癫癫。

5月初的时侯,她提出离婚,理由是一见到我就会想到女儿。

她还坚持净身出户不分任何财产,办好离婚手续后就再没联系过。」

我提出想看一下电脑和手机,张制恶非常配合。

仔细检查后,没有发现任何与王一娥有关的线索。

查了道路监控和公司的打卡记录,可以确定自霍海失踪至今,张制恶每日的行程都是公司到家两点一线。

在张制恶身上找不到任何疑点,三号邮箱操作者的线索依旧没有一点眉目。

陈局还有事要忙,从张制恶家里出来后就回局里了。

我和张队约了霍海父母,准备和他们摊牌。

11

「一定要谈判吗?」

「不能上点手段吗?」

「对人贩子也要讲人权?」

面对霍母的嚣张气焰,张队直接怼:「当初审霍海的时侯,我们可没上什么手段。」

「那不一样,霍海还是个孩子!他……」

我直接打断:「没啥不一样,王一娥有神经病,不能刺激。」

霍母稍微收敛了一下气势:「赔偿之后她再提别的要求呢?」

「只能配合她」,我再次强调:「在她精神正常的时侯还有机会问出霍海下落,如果受刺激发病,恐怕真的没办法找到霍海了,我建议你们积极赔偿,目前别无它法。」

霍海父母现在可谓欲哭无泪:

「16个受害人,每人100万。

虽然我家生意还算不错,但凑不齐1600万啊。

而且只有10天的时间,卖房子都办不完手续啊。」

「这我就爱莫能助了」,我有点不奈烦,「你儿子做的孽,自己想办法还吧。」

无奈之下,霍海父母只能找民间贷款机构,抵押了全部房产和店铺,也只凑了1500万。

找亲友又借了100多万,然后开始找公关公司准备发布会。

请媒体,请主持人,请受害人家属,某音平台直播,忙得不亦乐乎。

7月10日,全部赔偿到位。

霍海父母满怀希望的和我们一起来见王一娥,问她怎么接回霍海,于是她提供了五号邮箱。

以为是接回霍海的地址,霍母迫不急待的打开了五号邮箱,却看到了比上次还惨烈的视频,直接瘫倒在地。

12

视频只有短短20秒,人声嘈杂,一群人围一起指指点点,镜头透过缝隙照进人群内。

霍海被一只大手从半人高的坛子里拎出来放到地上。

除了右臂还完整,其他三肢都只剩了上半部分,截断处包着还在渗血的纱布。

霍海用完整的右臂勉强支撑起身体,拖着残缺三肢向前挪动,从镜头角度看上去好像一条狗。

他一边挪动一边熟练的说着吉祥话:「一帆风顺,福如东海……」

视频最后一帧定格在一张白纸上:「半人犬吉祥宠,观赏免费,合影98」

霍母当场昏倒,霍父打电话叫救护车。

张队看了我一眼:「事情闹大了」,然后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十几分钟后,陈局来了,告诉我,省厅已经接手这个案子,会组织最专业的测谎团队对王一娥进行测谎,上边的命令是务必问出霍海下落,如有必要,不排除非常规手段。

做为犯罪心理学专家,我对测谎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一提到测谎,普通人可能会想到测谎仪。

其原理,简单地说,就是根据测试者回答问题时的生理反应,比如心跳、血压等,来判断是否说了谎,准确性并不高,只能辅助侦察,不能做为证据。

测谎仪和测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对内行人来说,一听到测谎两个字会不自觉的毛骨悚然,因为有多种手段可以测谎,常规的,非常规的。

一些特别重大的恶性案件,侦察过程并不抵触非常规的测谎手段,霍海案发展到现在,已经达到了这个级别。

事到如今,对王一娥来说,要嘛交代霍海下落,要嘛测谎,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陈局,这个案子不能交给省厅。」

陈局这次特别坦诚:「刘教授,我知道你想帮王一娥,我也很同情她。但是现在案情的影响已经特别重大,不交给省厅,唯一的办法是现在就找到霍海。」

「我和她再谈一次。」

「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省厅的人一到,就会立刻带走王一娥。」

13

「视频是假的,AI合成的。」

「乞讨视频中,右臂完整。但是锯手指的视频里,电锯锯掉的是右手拇指,我发现了这个疑点,以此为突破口展开了对王一娥的心理攻势,她这次非常配合。」

「据王一娥交代,三个视频都是假的,拇指没锯,霍海也不在秒瓦底,就在本市,地址也已经给我了,在西郊民宅。」

「王一娥说,她懂法,没想过伤害霍海,只是想要个真诚的道歉。」

「没时间问太多细节,先解救霍海,回头再细说吧。」

面对省厅领导的问题,我逐一解答。

领导指示,带上王一娥,如果还是找不到霍海,直接带回省厅测谎。

陈局指示,带上霍海父母,方便确认霍海身份。

于是,兵分两路,陈局带人直奔西郊民宅。

我和张队去接霍海父母。

一路上霍海父母激动万分,又哭又笑。

从太上老君到玉皇大帝,从真主安拉到如来佛祖,逐一许下弘誓大愿。

车还没停稳,就冲出车门脚步踉跄的扑向民宅,我和张队步步紧跟。

一只脚刚进门,就高声大呼:「霍海在哪儿?」

门内传来王一娥的声音:「到处都是。」

点击下方查看完结版:

已完结,无需会员即可免费阅读全文,点击阅读:《按律凌迟》

发布于 2024-03-25 11:31・IP 属地北京
大侠古
分享
Copyright © 2022 GreatFir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