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有什么异能短文?/知乎用户VnhljV/
1个回答

有什么异能短文?

知乎用户VnhljV
1个点赞 👍

1
我叫杨宇,我遇到了麻烦。
作为一个不好不坏的孩子,上了一个不好不坏的学校,却遇到了一群坏到毫无人性的「人」。
「别去,杨莉,我听说林笙家里跟黑道沾边。」
「你去他家,我不放心。」
我抓着杨莉的衣领,试图阻止她。
毕竟是邻家的妹妹,我心里还是不想让她出事。
「哎呀,你烦不烦,你凭什么管我!」
「我跟林笙认识那么长时间了,哪有你说的那种情况。」
「还黑道,你电视剧看多了吧。」
杨莉讥讽了我一顿,扬长而去。
下午没课,我转战便利店,毕竟这对于我这个穷学生来说,是个不错的收入来源。
可是这天下午,一群黑衣人鱼贯而入,挤爆了这个便利店。
我低头不看他们,强装镇定。
「你们好,要些什么?」
「哈哈哈哈,你倒是跟杨莉说的那个怂货不太一样。」
听见他的话,我抬起头,一看果然是林笙。
「你把杨莉怎么样了?」
我握紧汗湿的手。
「放心,老子玩纯爱的,不会碰她。」
他点了一根烟,递给我。
「小子,你很了解我家的情况啊!」
我拒绝了他的烟。
「不好意思,不了解。」
他突然发狠,拽住我的头发往柜台上一磕。
碰的一声,我的头流血了,疼的我呲牙咧嘴。
可是我不敢反抗,反抗的下场无非是被他的手下团成肉球。
「不了解老子的情况,能偷走老子家的东西?」
他拿刀在我的脖子处划出一道血痕。
疼痛比不上我的震惊。
林笙拿出了一份录像,那上面的人赫然是我。
我瞪大了眼睛。
「我并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用手掌把我的头往下重重一摁。
「嗯?你当老子是傻子?」
「让我猜猜你把东西藏在哪?」
「兄弟家?父母那?还是说你那个肤白貌美的小女朋友?」
听到他的话,我开始奋力挣扎,却被他的手下按倒在地。
一脚一脚地踩在我身上。
林笙摆了摆手,示意停下。
他蹲在我面前,像看一只死狗一样。
「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没看见我的东西,我要你全家的命。」
2
当天我也顾不得兼职了,赶忙回到宿舍,翻找他想要的东西。
「该死,我都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怎么找!」
我突然想起那录像上的人,摁倒保镖的身手干脆利落,甚至废了对方一条腿之后,还在温和的笑。
这个人,怎么会是我?可他又确实和我长得一样。
我突然惊恐地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说,我有人格分裂?」
我在原地思考了一阵,打开了手机录像。
「身体里的另一个我,听我说,你泄露了踪迹,我们遇上大麻烦了······」
夜半时分,「我」从床上爬起来。
准确来说,「我」叫杨舟。杨宇那家伙胆小无能,而我,总是在行使正义。
「我」看着手机里的录像,讥笑一声。
「这也算大麻烦?他老子都还没来。」
「我」摸了摸下巴,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
凌晨两点,那些富家子弟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来,美女,陪爷喝一杯,嗯?」
我闯进包厢的时候,林笙正捏着一位女生的下巴,灌酒。
「呦,这不是杨宇吗?东西拿来了?」
他松开了那个女生。
「没有。」
我微笑。
「没有,没有你来这做个屁啊!」
「还不快滚。」
他开始不耐烦,我笑的更灿烂了。
「当然是,来这看你搞纯爱啊,崽种。」
我拿起酒桌上的瓶子就照他抡去。
他不可思议,反嘲笑我不自量力。
「你以为我和家里的保镖一样弱吗?」
他用手来抵挡我的攻击。
很遗憾,他就是这么弱。
我用酒瓶给他开了个瓢,卸掉了他的下巴,顺便废掉他一只胳膊。
「听我说,哥们。接下来希望你配合。」
「不然,杀你全家哦。」
他惊恐地看着我,我用酒瓶碎片拍拍他的脸。
3
「哎呦,林爷,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走,可是给您安排的人不贴心。」
会所的主管看见林笙的脸色变了,忙道:「林爷,您放心,回头我就把人调教好了送给你,保证让您玩的开心。」
「把人放了。」
我在后面低头把玩着酒瓶碎片,出声后,主管才看见我。
「你谁啊,凭什么你说放就放,你知道我多少钱买的吗?」
「一脸穷酸·····」样。
「把人放了。」
「不是,林爷您说什么呢?这随便放人,您母亲该不高兴了。」
主管赔笑道。
我用酒瓶碎片顶了顶林笙的腰。
「把人放了,别让我再重复一遍。」
林笙铁青着脸,又说了一遍。
「把人放了,母亲那里我去说。」
「把所有想走的人都放了。」
我又开始加条件。
「这就有点过了!」
林笙咬牙。
「那好,我现在就报警。」
「我可是有视频证据啊。」
我才不管他,我说什么,他必须做什么。
「把所有人放了,母亲那我解释。」
主管一听,不用自己担责,屁颠屁颠就去办了。
「满意了吗?兄弟,可以把我放了吗?」
懒得听他讲话,我把他下巴又卸了。
我把他塞进他的车里,用他后座的绳子绑住他。
拿出电脑,黑进公安系统后台,把会所从事非法活动的证据打包投递。
林笙在后面呜呜地叫。
我知道,他在说我不讲信用。
「我当时说:现在不报,没说出来之后不报。」
「再说,我也没有报警,我只是提供点证据。」
我冲他笑一笑,他被我气的直翻白眼。
他以为这就完了吗?天真的家伙。
4
我开着车子驶进黑暗,听着车载广播。
「近两年来最大的妇女儿童拐卖案正式告破。」
「光鲜亮丽的会所背后竟是非法交易。」
「嫌疑人正式落网,化名罗大童。」
就知道,林笙的母亲准备好了替罪羊。
我看着林笙得意的眼神,面上不显。
笑吧。现在笑的越开心,一会儿的表情就越有趣。
他看着我把车子驶向他家的方向,眼里流露出不可置信。
显然,他不认为我能从他爸那新聘的保镖手里逃脱。
毕竟,上次我玩的那一手,让他老子给每个保镖都配了枪。
如果他的下巴是好的,他一定会笑出声。
真可惜,被我卸掉了。
我把车停在他家附近,拨打了他爸的电话。
「喂,老林,跟你说了别来找我麻烦,怎么不听呢?」
「拿你一张破纸而已啦。」
「你说你又练不了,不如把它送给我。」
林笙听得云里雾里的,但老林明白我在说什么。
「杨舟,又是你,拿了我的异能指南就算了,破坏别人生意不好吧?」
我乐了。
「这话说的,我不光破坏你生意呢。」
「我还破坏你那纯爱的儿子呢。」
我把手机贴在林笙嘴边。
「来,小林。给你爸喊一个。」
林笙痛苦地哀嚎,口水不住地往下淌。
我咦了一声,嫌弃地看着他。
他说:「你知道的,一个儿子对我来说可有可无。」
「你威胁不到我。」
我说:「我知道啊,所以这只是个警告。听说你家的产业在你大儿子手里。」
「你大儿子住哪来着?花都雅居是不是?」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
「你要什么?」
「没什么,20 个亿。10 个亿给我,10 个亿给慈善机构。」
他说:「可以。」
他没有丝毫犹豫,我想:妈的,要少了。
但我是个正人君子,讲信用,没再加价。
我把小林扔在那,扬长而去。
5
第二天白天,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不在宿舍,而是在一辆车里。
而这辆车,马上要从围栏处摔进湖里。
我不敢乱动,生怕车失去平衡。
「对了,打电话求助。」
我颤抖着手拿出手机,手机屏幕亮起,那里面的录像赫然是杨舟。
「喂,杨宇。」
「以后不用拍录像给我,你干了什么我都知道。」
「只不过你不知道我干了什么。」
他挠了挠头发,很苦恼的样子,似乎在想怎么样才能跟我实时沟通。
我想,两个人格之间,怎么可能实现共通。
「你是不是想,我是你的第二人格?」
视频里的他指了指自己。
「怎么可能。」
「我有自己的身体,只不过出任务受伤,再醒来就到你身上了。」
「既然事情瞒不住了,那我就正式介绍一下自己。」
「我,杨舟,异能局第二支队队长。」
「我可以很慎重地告诉你,你要觉醒异能了。」
6
最后那辆车还是掉进了湖里。
杨舟跟我说,觉醒异能的契机是:置于死地而后生。
那辆车是他开过去的。
当然他让我自己选,可我总觉得他在威胁我。
他说:杨宇,你没有别的选择。很抱歉,我用你的身份拿走了很多人的异能指南。但是现在,你跟我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也就是说,有一天杨舟不在了,那些潜在的危险我根本应付不来。
湖水不断地灌进我的鼻孔,眼睛,还有胸腔。
窒息让我恨不得马上死去,我怀疑杨舟骗了我,然后闭上了眼睛。
7
第二天醒来时,我在一家医院。
可这家医院,只不过是用藤蔓搭起来的屋子。
「醒了,介绍一下你面前的这位。」
「大勇,木系异能者,治愈系的。」
面前的壮汉冲我憨厚一笑,一个亚麻色短发的少年从大勇的身后走出来。
他那一身的嘻哈装扮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我认出来了,这就是杨舟。
「你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
他期待地看着我。
「有。」
他眼睛亮了一下。
「你不在了,我感觉自己不堵心了。」
他照我后脑勺来了一掌。
「老子问你感受没感受到你的异能。」
「多稀奇啊,张局的预测出问题了。你居然不是水系的,而是冰系。」
要知道,异能局十年了也没招到一个冰系的。
按照水系的异能指南,竟然造出了一个冰系异能者,怎么不让人稀奇。
「哦。对了,通知你一下,你被纳入第二支队了,明天跟我去总局签个协议。」
我被他强盗一般的通知震惊了,赶忙道:「哎,等等,你们是干什么的?」
他拍了拍额头。才想起来我什么也不知道。
「行,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的业务。我们跟异能者中的警察差不多。」
「就是巡逻、抓人、审讯、收赃,还有收纳新人。」
我把这些事带入到杨舟身上,自己总结了一下就是:蹲点、绑架、威胁、勒索。
我嘴角抽了抽,这简直比土匪还土匪。
「我不干,你们干的事我干不来。」
杨舟淡淡地扫了我一眼说:「月薪十万,五险一金全包,上四休三。」
「现在呢?干不干?」
我听见自己说:「干!」
8
接下来的一周,生活无比的平静。
我每天的日常就是上课,被杨舟接走看他们怎么出任务。
他说这是每个新人的培训阶段,先了解一下流程,背一下规章制度,再练一下一上来根本控制不了的异能。
我每天看着那规章制度,头发都快要揪秃了。
「背这玩意没用。」
杨舟递给我一罐啤酒,我打开喝了一口。
「怎么这么秀敏。」
然后他一口干了,捏瘪了瓶罐。
「是没用,然后你每天违规,被扣工资,还要写检讨。」
我幽幽看他一眼,进来之后我才明白,不是异能局土匪,只是杨舟土匪。
「其实我有个疑问,这异能是个人就能觉醒吗?」
他说:「你这话要让老林知道了,非追着你杀,他就是那个尝试了大半辈子还失败的人。」
「他父亲,可是第一代异能局局长。」
「可惜,老林家一代比一代歪。」
大勇一脸凝重的跑了过来,他在杨舟面前站定说:「队长,有异能者作案。」
大勇打开手机,露出里面的照片。
被害人脖子被扭曲成 S 型,脸上还被刻了字。
让人确定是异能者犯案的就是那个字,那是火系异能者用火燎上去的。
犯罪现场在西郊,那里有一大片富人豪宅,说是追求干净的环境,结果把那片地方的环境也污染了。
接到报警电话的第一刻,警察就赶到了现场,然后无奈地发现,又 tm 是异能者作案。
无奈之下,打通了异能局的电话。
9
本来我是个新人,这种任务不该带我,但是杨舟想到了什么,还是把我带上了。
杨舟蹲在尸体面前,用带着手套的手拨弄死者的脸。
他想不通刻的字是什么意思,毕竟那刻的字很像一朵花。
但细看又能看出那是一个「也」字。
「好像只有古代的犯人才会在脸上刻字吧。」
我嘟囔了一句,听见大勇汇报死者身份。

发布于 2024-03-18 19:44・IP 属地河北
知乎用户VnhljV
分享
Copyright © 2022 GreatFir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