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个回答含有被封锁的答案10个

你为什么不讨厌民国?

小泽同志
142个点赞 👍

因为民国太神奇,时空重叠都出来了。民国粉所在时空里:民国老百姓日子直逼1990年水准,哪怕是百年罕见巨灾持续四五年,民国老农民生活水平比新中国七十年代还要好一点,这是多么神奇的时空啊。


例子一,

民国粉的时空温饱无忧

本时空,定县相当部分的基层农民连盐都吃不起,不要说酱油,醋,香油。能人均吃580斤粮,却居然要大量要饭。谁家八十年代后期农民普遍要饭吗?:

即使是食盐,一些农民也买不起了。1933年,买不起盐的农户占全县(定县)总农户的27%,其中,10%—34%农户买不起者有320村,50%以上农户买不起者也有50村,最高比例达到74%。因买不起盐,“便到阴沟里或潮湿的地皮上刮取硝盐(刮地皮)来吃”,但事后有人告诉他们说:“盐是属于国家的,私人刮取是触犯国法的。买盐既无力,刮取又犯法,那么他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少吃盐或甚至不吃盐!”

食盐尚且定县四分之一农民吃不起,那么略高级的酱油,醋呢?

食醋和酱油也是如此,“那是一种带点特别意味的东西,如非喜庆大故,恐怕轻易尝不到这种美味”

至于香油简直不得了

在农民看来,食物里面“偶而放入几滴香油,竟致看为例外的奢侈”,“每买几两香油,常常吃了一两个月还不见少”。他们“用油的法子,是用铁丝穿过一个制钱的方孔,把它钩住,然后把钱放在油里。用油的时候把钱拿出来,放在菜里头。他们决不肯把油从油瓶直接倒出来,因为这样就怕用得太多了”

至于基本的粮食消费,要是人均五六百斤粮,那定县农民也不会出去要饭了。

彼时,定县讨饭人数激增,1931年为3952人,1932年增至6425人,1933年达到10 429人。外出谋生者也明显增加,1924-1934年十年间为33 233人,1934年初的三个月就有15 084人。


1934年冬,红学家俞平伯到定县走访了几个条件较好的村庄,问农民小米够吃吗,“岂知这问亦是何不食肉糜之类,据回答说村人是不大吃小米的,除有客人或什么事情之外,平常只以红薯、白菜为食”。翟城村的经济水平属中等,农民也经常诉苦:“一年价谁不是吃糠咽菜呀!”有些农户甚至出现了断粮的情况,顾猛调查时发现,韩家庄50户已有30多户断粮,赵村断粮户也有20多个,“其余各村多寡不等。他们初则尚恃草根树皮谷糠充饥,后以该项食物吃尽,遂至完全断炊。而韩家庄村之饥民曾集结数百人赴村长家中要求救济,可知穷困形势之严重”。


例子二,民国粉时空: 惯引葛剑雄的《中国人口史》,以民国时期的某统计数据,得出结论“29年到33年中国农民的食物消费水平比新中国毛主席时代,哪怕直到七十年代后期的整体中国(都市和农村加一起)人均食物消费还要好”。


本时空:著名的《近代灾荒纪年续编》里引用当时详尽到逐年逐月的资料,新闻,描述了29年到33年,这五个年头倒有四年是疯狂的大旱大水大疫,酿造出数以亿计的灾民,导致无数惨痛至极的悲剧,33年略好一些,也是各种灾情惨状。

1929年,已经是一片奇惨活地狱,全国二十一个省份仅仅三个省无旱灾。

1930年,仅仅不完全统计,就是累计千万死亡,数千万灾民。


老天爷连续三年大旱还嫌不够,1931年又来一场疯狂的超级大洪水,几百万人死于水灾,灾民数量则高达上亿。

在持续四年的巨型灾害后,1932年该轻松一些了?不,紧接着瘟疫又扑过来啦:

看看29年到33年这五年是如此惨状,中国农民的平均食物消费量居然据说“比七十年代太太平平稳定发展的中国还要好点,至少是不相上下”?我只能解释为有另一个幸福稳定的29年至33年的异时空,被民国粉丝拉过来覆盖到本时空上了,那是多么神奇,怎么能“令人讨厌”呢。

发布于 2024-01-02 16:05・IP 属地辽宁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莹如玉
自由评论 (0)
分享
Copyright © 2022 GreatFir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