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个回答含有被封锁的答案10个

你为什么不讨厌民国?

小泽同志
95个点赞 👍被封锁的答案

我本来感到讨厌的,可随着见识的增长,态度与观点也就产生了变化,就像我现在读蒋公思想言论总集,让自己对蒋介石有了更多、更全面的认识,认识到这位人物是我们近代历史上可提供趣味的一大宝库。

当你感到无聊时,不妨读读“蒋选”,保证得乐开怀。


蒋介石:我们和日本打战,死掉两个国人消灭一个日本人。我们有四万万同胞,日本不过六千万人口,把日本人全消灭了,我们也是死一半剩一半,我怕谁去。

【蒋介石此处讲话很有趣,他算一二八淞沪抗战的死伤,只说88师、87师的死伤,不提及十九路军,这是因为他(至少在公开讲话里)不承认十九路军是淞沪抗战的主力,而称淞沪抗战牺牲最大者是“黄埔军人”们。从这个角度讲,蒋介石也可以像后来俄罗斯总统那样说对日抗战是“没有损失”】

日本自從「九一八」侵佔東三省,中經淞滬及長城諸口兩次抗戰以後,死的共二千七百六十八人,傷的共七千○五十二人,合計將近一萬。他前後所用的軍費,共計三億九千八百萬元。至於我們中國方面的情形怎樣呢?在淞滬之戰,八十七師和八十八師死傷的人數最多,但合計起來也不到五千。去年在長城一帶作戰,死傷的人數雖無精確統計,但相信真正在陣地上死亡的,其總數也沒有超過一萬人。我們由兩次抗日的實例,可以知道,我們死傷一個半人至兩個人,日本一定要死一個人。但是,我們有四萬萬同胞,他最多只有六千萬人口,我們還拚不過他嗎?
抵御外侮与复兴民族》(下) 这是1934年7月24日对庐山军官训练团讲话 (当时并未公开,直到全面抗战爆发后才整理为册发行)载于《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十二

蒋介石: 先总理的思想精神所向披靡,证明精神远胜于物质。我们要发扬战无不胜的孙中山思想,以精神力量消灭一切来犯之敌。

【1929年前后出版的《民国一统志》的序言部分,除却有“天降伟人蒋中正”的绘图以外,还有“北伐胜利之关键不在武力而在总理思想”之说法,可见国民党的“精神原子弹“论调由来已久】

自辛亥革命以來,尤其是民國十五年北伐以來,我們國民革命軍都是以武漢作根據地,以武漢為革命黨發號施令的中心重鎮;而我們之取得武漢確保武漢,都是憑我們固有的不可超越的革命精神,堅苦奮鬥,一往無前,每一次的成功,都是由於發揮總理精神勝物質的教訓,並不是靠如何多的軍隊,或如何好的槍砲彈藥。
《发扬革命历史的光荣保卫革命根据地的武汉》1938年7月31日对保卫武汉各部长官讲话 载于《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十五
“伟哉蒋公 革命元勋 旗开得胜 马到成功” 此图虽名为“蒋公韶关出师图”,可无论怎么看都更适合叫“天降伟人蒋中正图”


“非胜于国民革命军之武力也。乃胜于国民革命军之三民主义耳”



蒋介石:你们都想让汉方、西山会议,还有李宗仁、白崇禧那几个掌权,就掌嘛!我马上走!黄埔同志也走,我们重新搞革命。

你们想要否定国民大革命,做不到!国民革命军不跟我,我和黄埔同志一起回长洲岛去另组建一支党军,重造国民党,重新开始。

【这是1927年11月22日的“一一二二惨案“,南京当时发生游行,要求召开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请蒋介石复职。结果遭到非蒋派国民党的镇压。可说起“南京军队惨杀巡行群众”的起始,正是蒋介石在七个月以前的四一二开启的。下野了的蒋介石半年前作为军队总司令屠杀学生,现在却又为学生群众为军人镇压呜呼哀哉,真是“亢龙有悔”】

〔十一月〕二十三日,與中央委員商討黨務與時局,眾以許崇智欺詐,甚為憤慨云。晚,宴英國海軍總司令鄧肯。二十四日,開中央執監會議談話會畢,聞南京軍隊慘殺巡行民眾,而黨校學生死傷尤多;乃要求政府,負責查辦。二十五日,聞黃埔軍校學生,被慘殺至數十人之多,因歎曰:「青年遭劫至此,令人哀憤!余惟恢復十三年前秘密革命生活,以領導群眾奮鬥乎?
《蒋中正五记•困勉记(上)》卷八 民国十六年十一月至十七年二月
做得坏!牢蒋,我们想你了



蒋介石: 先总理在天之灵保佑,优势在我!

【国民党人对孙中山推崇备至,孙中山去世后便大兴孙中山之崇拜,如1925年在北京召开七十万人签名的公祭仪式,又如奉《总理遗教》为最高法律。1928年夺取全国政权后还将植树节与“总理逝世纪念日“改为同一天,把植树节变成纪念孙中山的节日。在这样的背景下,“总理之威灵”、“仰赖总理保佑”之语也开始出现,1931年蒋介石围剿江西苏区的誓师讲话,就称赖“总理之威灵”的保佑,可见国民党人确实想要发展“孙中山崇拜”】

只要大家能深體這個歷史的教訓,發揚革命的精神,全體將士上下一心,誓死堅守,憑我們 總理和一般革命先烈在天之靈,我相信武漢必能固若金湯,安如磐石,沒有那一個軍隊敢來侵犯這個革命的中心地,就是敵人進到武漢附近,來到我們陣地的前面,我們也一定能夠殲滅他,驅逐他!
《发扬革命历史的光荣保卫革命根据地的武汉》1938年7月31日对保卫武汉各部长官讲话 载于《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十五
三十年代的安徽寿县民众画报,可见如灯塔一般的“三民主义”、居于云端的“总理之灵”



蒋介石:我们怎么办,只有天父知道

【蒋介石虔信天主教,信奉“天父”,确为不争的事实。1931年“仰赖总理之威灵”讨赤失败、长江爆发大水以后,蒋介石折返南京,沿途所见灾情惨不忍睹,领他极为感伤,在日记里写“愿天父降罪于我一人”。国民政府好以崇祯朝廷自居,蒋介石此番日记之语,也颇有崇祯“勿伤我百姓一人”之感】

(九月)六日,曰:「汪兆銘探子張治平,乃捏造憑證誣我,是使我又多一意料不及之經驗,應牢記,以自鑑戒!」又曰:「對張申甫,面斥痛責,自失體統,慚悔之至!」又曰:「最近心緒不寧,精神不佳,因之躁急過分,恐誤大局,應存養切戒!」又曰:「環境並不惡劣,威信亦並未喪失,即或已惡劣而喪失矣,則榮辱成敗,本已早置度外,何惶惶至此耶!」七日,曰:「國內政客,無智無恥,黨員又老弱無能,國難至此,茫茫前途,不知所止,然余當盡其在我,聽之天父,盡我今日之力,畢我今日之工,至於明日之危險,何必顧哉!
《蒋中正五记•省克记》卷十六 民国二十九年五月至十月
编辑于 2023-12-31 15:32・IP 属地四川
无为上单
自由评论 (0)
分享
Copyright © 2022 GreatFire.org